世界杯外围投注官网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世界杯外围投注->《十宗罪5》->正文

第四卷 爆菊恶魔 第十七章 易装卖淫

    梁教授把警力分成三个小组,然后部署安排任务。

    走访组由画龙领导,以案发地点为中心,对孝城公园周边的住户进行摸排,对死者的家庭关系进行调查,笔录务必详细深入,这些繁琐的工作对案情进展至关重要,即使毫无所获,也能分析出此案是否由熟人作案。

    证物小组由包斩负责,该小组的工作难点在于没有证物,作案凶器是一块尖利的石头,随处可见,很难有实际价值。死者老马被奸杀,赤裸而死,证物小组要寻找死者的衣物以及丢失的自行车。凶手只遗留下两件东西,死者体内的精液和现场地面的鞋印,这些是调查的重点。

    苏眉了解掌握孝城近年来发生的性变态案件,查阅刑侦案卷,凶手男扮女装,在公共场所奸杀老头,此前很可能有犯罪前科。

    老局长说:这个案件不太好定性啊。

    梁教授说:尽管死者的衣物和自行车不见了,但是谋财害命的可能性不大。

    苏眉说:不是劫财,那就是劫色喽!

    画龙说:扯淡,劫色,一个干巴老头儿有什么姿色可劫?

    包斩说:死者老马人缘挺好的,老实忠厚,平时没有得罪什么人。

    老局长说:报复行凶的话也用不着强xx他啊。

    几天过去了,案情汇报会议召开,包斩的证物小组取得了新的进展,画龙和苏眉没有发现任何线索,梁教授在会议上表扬了包斩,批评了画龙和苏眉。

    画龙叼着根烟,闷闷不乐。

    苏眉说:这种变态很罕见的,上哪儿找去,我可是看了十年内的刑侦案卷,根本没有。

    梁教授说:扩大范围,查一下二十年内的。

    一名警员想了一下说:家母在法院工作,现已退休,有一次,家母讲了一个性变态案件。

    八十年代的时候,该市下辖的一个乡镇出现了一个性变态,这个男人四十多岁,有妻有子,亲朋邻里对他的印象都不错,一致认为他性格温和,是个好人。这个变态专门猥亵村里独居的老年鳏夫。他深夜潜入独居的老人家中,胁迫老人就范,用手和口强行为老人服务,直到老人排精为止。七八十岁的老年人排一次很痛苦,但碍于面子又不敢声张。这个变态于是屡屡得手,作案时间长达数年,平常人都不知其丑恶面目。

    梁教授问道:这个人现在哪里?

    警员回答道:后来被告发,正赶上83年严打,把他枪毙了,押着他游街示众的时候,路两边人山人海,我那时候还小,整个童年都被这个变态毁了。

    包斩的证物小组找到了死者的血衣,就在石雕公园附近的沙堆里,距离尸体不远。从现场来看,凶手随手折了一截树枝,用树枝将死者的血衣捅进了沙堆,随后掩埋。沙堆处也有凶手的高跟鞋鞋印,但是没有发现自行车轮胎痕迹,这说明老马的自行车没有进入公园,应该停在外面,目前不翼而飞。包斩根据现场遗留下来的鞋印制作出了蜡质和石膏模型,然后在市内的鞋店和鞋帽市场展开调查,他忍受着店员鄙夷的目光,购买了几十双与现场鞋印相似的高跟鞋,经过更为细致的对比鞋底的防滑纹理,以及鞋跟边缘处的细微特征,最终确定了凶手穿的是一双韩版红色鱼嘴式漆皮高跟鞋。

    包斩拿出一双高跟鞋,动作小心翼翼,似乎这是一双易碎的水晶鞋。他展示给大家看,说道:凶手穿的就是这种鞋子!

    苏眉看了一眼鞋子,说道:这种鞋很便宜,顶多五十块钱。

    梁教授说:小包,你怎么确定凶手穿的是红色的高跟鞋?

    包斩说:市面上有红色、白色、黑色三款鞋子,红色的销量最好。

    画龙说:我们现在找到了水晶鞋,可是,我们的灰姑娘在哪里?

    老局长说:是啊,根据鞋子从茫茫人海中找到主人,如同大海捞针。下一步,特案组应该如何展开侦查,案件的突破口应该从哪里打开?

    包斩说:提取鞋印,制作模型,找到相同的鞋子,目前的刑侦技术可以根据足迹判断出凶手的身高、体重、走路姿势甚至年龄等特征。

    梁教授说:然而,凶手是个异装癖,所获取的数据未必真实可靠。

    犯罪现场的鞋印分为两种,一种是平面痕迹,一种是立体痕迹。

    公路或者水泥地面留下的鞋印为平面痕迹,泥地或沙土地面留下的鞋印是立体痕迹。无论那种痕迹,都可以采用勘验分析技术掌握犯罪嫌疑人的体貌特征。

    罪犯作案,必然在现场上走动,不管是赤脚或穿鞋、袜都会在地面留下痕迹。勘验现场上的脚印,可以为判断案情和罪犯的形态、着力点、步行姿势及进入和逃离现场的路线、速度、负重方式等提供依据,为追缉罪犯提供线索。

    经过对鞋印的科学分析,初步判定凶手的年龄在30岁左右,体重大约110斤,身高1米65~1米70之间。

    梁教授鼓励画龙不要泄气,努力工作,经过明察暗访,画龙的走访小组终于有了新的线索。

    案发现场所在的石雕公园地处偏僻,平时来这里休闲散步的都是些中老年人,公园长期无人管理,晚上没有路灯,所以天黑之后,公园里就很少有人了。然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到傍晚时分,就有一些卖淫女站街揽客,服务对象都是中老年人。谈妥价格后,就在公园的草丛中和假山里进行性交易。自从发生命案之后,那些卖淫女都消失了,这几天又死灰复燃,重新在公园路边招揽生意。

    这条线索引起了特案组的高度重视,死者老马会不会是酒后招嫖,因嫖资或者口角纠纷而被人杀害。

    不过,这样也产生了几个新的疑点,老马不是嫖娼而是被嫖,难道老马有特殊的嗜好?

    特案组分析,那些站街女很可能是男扮女装,是一些异装癖卖淫的男人。

    如果是男人卖淫,那些中老年顾客怎么没有识破,如果得知真实身份,又如何接受?

    凶手也许是一名异装癖卖淫的男人,为了搞清楚这件事,防止打草惊蛇,经过慎重研究,警方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老局长和梁教授亲自出马,穿上便装,假扮成嫖客,卧底侦查,取得第一手信息资料。

    孝城警方派遣数十名便衣警察对石雕公园严密布控,暗中保护老局长和梁教授的安全。

    老局长说:梁教授,辛苦你了,我们局里的老年人不多,侦查员都是些年轻人,这个工作的最佳人选就是咱俩,没办法啊。

    梁教授说:我平时都是幕后指挥侦破工作,这次身先士卒,说实话,还有点兴奋呢!

    华灯初上,石雕公园附近的街上车水马龙,人流穿梭。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站在路边,只要有散步的中老年男人从她们面前走过,她们就会上前招揽生意,谈妥后挽着胳膊带入公园里。梁教授和老局长分头行动,他们都带着特殊设置的手机,只要按下1键,就可以通知附近的警察实施抓捕。

    梁教授摇着轮椅,假装累了停在路边休息,他注意到,公园长椅上恋爱的情侣,扫街的环卫工人,背着书包的学生,这些都是乔装的警察,负责暗中保护工作。

    梁教授放下心来,点燃烟斗,安静的等待着卖淫女上钩。

    突然,梁教授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头看,有个身材高大,卷发披肩的女人站在背后,笑眯眯的问道:老头,玩玩嘛?

    这女人的声音有点粗,并且她还有喉结,梁教授一眼看出这是一个异装的男人。

    梁教授茫然的问道:玩什么?

    那人说:便宜的很,打飞机,50块钱,口活的话,100。

    梁教授扭过头,假装气愤的说:不玩。

    那人说:难道,你想要这个?

    那人做了个猥琐的手势,左手拇指和食指握成圈状,右手食指猛地向圈里一插。

    梁教授将此人打发走,这人的体貌特征和犯罪嫌疑人并不相符。过了一会儿,梁教授的眼前一亮,公园里站着个穿白色超短裙的年轻女孩,黑色丝袜,红色高跟鞋,背影非常迷人。梁教授的心砰砰直跳,他发现这个女孩脚上穿的鞋子和凶手穿的高跟鞋一模一样。他摇动轮椅,走了过去,咳嗽了几声,那女孩回过身来,梁教授看到她的脸其丑无比,浓眉大眼,尖嘴猴腮,还化了个吓人的浓妆,身上的香水能把人熏晕。

    梁教授犹豫了一下,问道:喂,你做生意吗?

    那女孩开口说话了,异常尖细的嗓音,就像是故意捏着喉咙发出的声音,她说:做什么哦,你这个怪叔叔,你怎么看出我是做这行的呀?

    梁教授说:我听邻居说的,这个公园里能玩玩,我也是第一次来。

    那女孩推起轮椅,发嗲的说道:怪叔叔呀,我的服务包你满意啦……

    正在这时,公园里一片混乱。老局长和一个卖淫女谈好价格后假装反悔,卖淫女却强行要将老局长拉向公园的小树林,埋伏在附近的便衣警察都跑了过来将她按住。其他的卖淫女四下逃窜乱成一团,有人慌不择路跳下河沟,还有一名穿包臀裙的卖淫女爬上了树,引来路边的群众围观,无论民警怎么劝说,那名女子死活不愿下来。

    一名群众用手电筒去照树上的女人,两名民警跃跃欲试想要爬到树上把她拽下来。

    那女人破口大骂,声若洪钟,一听就是个男人腔,过了一会儿,此人坚持不住了,从树上跳了下来,民警上前将其制服。

    混乱之中,大家发现梁教授不见了!

    画龙赶到现场,怒不可遏,抓住一个负责安全保护工作的警员,挥手抽了一记耳光,骂道:操你们所有人的妈,就知道保护你们局长,把我们梁教授弄丢了,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把你们公安局炸了,赶快给我找去,万一碰上变态凶手可怎么办,唉……老爷子凶多吉少啊。

上一页 《十宗罪5》 下一页
line
  书坊世界杯外围投注官网 世界杯外围投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