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外围投注官网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生活 | 韩 流 | 影 视 | 历史军事 | 古代文学 | 短 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网络原创 | 言情 | 玄幻奇幻 | 科幻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 作家列表
  世界杯外围投注->《十宗罪5》->正文

第三卷 清醒一梦 第十四章 卧底侦查

    传销是一场噩梦。

    传销人员每天的生活是这样的:捡菜叶,做广播体操,散步,坐在塑料板凳上听课,两手举过头顶鼓掌,吃饭前喊口号,睡地铺,吹牛,给亲朋好友打电话,骗他们一起过来捡菜叶,做广播体操,鼓掌,吹牛……他们认为如此重复下去就能发财。

    在北海,警察捣毁传销窝点时,那些人面带微笑,一脸的迷幻,甚至向摄像机摆出胜利的手势,即使拳打脚踢,他们也不愿意离开。

    在来宾,两名参与传销的女孩,每天的生活费居然只有一元,她们却自信满满,一个对另一个说,咱俩以后,谁要是开百万以下的车,那是丢大家的脸,要把车给砸了。

    在合肥,很多传销人员在网吧发展下线,一排抠脚大汉坐在电脑前,QQ头像都是美女,他们叼着烟,露出猥琐的笑容,在QQ上打出一行暧昧的字:偶素萌妹纸啦,哥哥来找我玩。

    传销的第一步往往是限制人身自由和非法拘禁,然后三天密集洗脑,七天上线交钱。

    一个星期后,包斩已经打入传销组织内部,成为了一名传销人员。他给梁教授打了个电话:爸,我现在和朋友在搞一个阳光工程房地产的项目,这个项目很不错,我考察过了……

    梁教授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好好干吧,爸爸支持你,有什么难处你就说。

    包斩说:你的身体怎么样了,这个项目需要一些资金,还有,我想让表哥来帮我,因为项目刚刚启动,缺乏人手,我想让表哥也入个股,有钱一块儿赚。

    梁教授说:咱家没钱啊,我治病都花光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过,爸爸借钱也得帮你,你给你表哥打电话吧,问问他同意不,你在外面要照顾好自己。

    挂了电话,包斩表示,表哥是保安队长,手下有十几个人,都可以发展为下线。周围那些传销人员一片欢呼,他们提前制定好了计划,非常周密,就连从火车站到传销窝点的路线和时间都考虑在内,甚至穿什么衣服跑几步上前握手等等细节都做了精心策划。

    画龙冒充包斩的表哥,胡远晴扮演表嫂,俩人跟着包斩和两名穿西装的传销人员一路前行,走过一条破败的街道,穿过迷宫似的小巷,最终来到了他们所在的出租屋。

    他们将传销窝点称之为家,十几个人住在城乡结合部的两室一厅里。

    画龙和胡远晴一进门,屋里的年轻男女排成两行,很是热情地伸出邀请的手势,每个人都面带微笑。夹道欢迎后,开始吃饭,先是端上来一盆米饭,然后是一盆白菜,清汤寡水,上面连点油星都看不到。没有桌椅,地上铺着泡沫拼图,大家席地而坐,有人抢着给画龙和胡远晴盛饭。这时一个人喊道,主任吃饭啦。然后,其他人也一起有节奏的大喊,从里面屋子里缓缓走出一个中年女人,包斩介绍说这是苗主任。

    苗主任和画龙、胡远晴握手,寒暄过后,她大手一挥,说吃饭。虽是个简单的动作,但有一种气吞山河的气势。所有人都端起碗来,齐声喊道:大米饭,大米饭,吃了赚百万!

    包斩也跟着喊,口号响亮,画龙噗嗤笑了,对包斩说:表弟,你没病吧?

    包斩说:表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画龙看着水煮白菜,嘟囔一句:俺们农村老家的猪吃的都比这好。

    胡远晴推了一下画龙,劝道:老公,我们客随主便好了啊,别那么挑剔。

    吃完饭,大家开始玩游戏,都是幼儿园小朋友玩的幼稚游戏,例如划拳,成语接龙,猜谜语。一个看上去很漂亮的女孩输了,按照规定要表演节目,她左手揪住自己的右耳朵,右手揪住左耳朵,一边撅着屁股转圈一边喊道:我是神经病,我是神经病……

    大家开心的笑起来,其实这也是洗脑的步骤之一。

    传销人员认为,只有放弃自尊,不要脸才会获得成功。

    很多人纳闷,十几个男男女女挤在狭小的空间里,有没有谈恋爱的?有没有偷尝禁果的?有没有传销头目仗势强xx或者诱奸的?

    其实,传销组织内部禁止谈恋爱,感情会影响事业。更何况,传销是亲戚骗亲戚,朋友骗朋友,同居者多有血缘关系。只有少数窝点,居住的都是天南海北的陌生人,他们出租屋的阳台上,十几件晾晒的衣服中有两只鲜艳的胸罩和几条女式内裤,令人遐想联翩。这样的传销窝点往往非常淫乱,他们有时为了释放压力会做出惊人的举动,例如裸体上课,或者在夜里把灯熄灭,一个人高声喊道:在黑暗里,我们就是不要脸,不要脸的人才可以发大财!接下来几十分钟里,一场肉搏群战开始,刺激的声音此起彼伏。

    包斩打入传销组织内部之后,侦查工作进展的并不顺利。十几个人在两室一厅里生活,包斩的一言一行都有人盯着,他又不能冒然打听死者萧净的事情,只能利用晚上去厕所的有限时间寻找案发现场。包斩的手机是警方特制的,表面上看是一部廉价的山寨手机,具备接听电话和收发短信的功能,这部手机其实是一个小型的血迹勘验仪器,能够发出紫外线光。然而,这个传销窝点没有发现大量血迹,说明此处不是第一现场,萧净并不是在这里遇害。

    经过暗中商议,包斩、画龙、胡远晴三人决定放弃寻找案发现场,将侦查工作放在其他传销窝点,重点寻找死者萧净的上线和下线名单以及认识死者的人。

    画龙和胡远晴上了几堂课,也交钱加入,传销组织就放松了对他们的控制和看管。

    苗主任问:你们以后有钱了,打算怎么花,你和你老公谁管钱呢?

    胡远晴说:当然是我管钱,男人有钱就学坏,不过,我老公就算没钱我也会跟他一辈子。

    包斩说:表嫂,别说消极的话,我们干这个事业怎么可能会没钱呢。

    画龙说:等我有了钱,我天天吃烤鸭,红烧肉,还有大肥螃蟹,再也不吃水煮白菜了。

    传销人员每天下午都会“串寝”,串寝就是三三两两的结队去其他传销窝点做客,学习成功经验交流心得体会。有时候,还会把要邀约人的资料给所有人员商量探讨,希望找一个好的办法来吸引被邀约者加入传销,说白了就是大家一起商量怎么骗人入伙。

    串寝时,开场白一般是自我介绍。

    画龙说:各位老板,各位精英,各位新老朋友,大家好,我叫画龙,来自……

    包斩说:领导下午好,辛苦了,我现住在苗主任领导的寝室,我代表我寝室全体业务员向领导及网下精英问好,我们希望能学习到领导的经验及闪光点……

    胡远晴说:我介绍一下邀约人的情况,大家帮我分析一下,能不能邀请加入到我们这个伟大的行业,这个人是我的同学,名字叫萧净……

    画龙三人注意观察,传销人员听到萧净这个名字时并没有异常反应,画龙三人在与传销人员接触时不断的旁敲侧击,却始终没有打听到和死者有关的线索。

    只有一次,一个龅牙妹好奇的问道:这个萧净是男的女的啊。

    胡远晴回答:是女的。

    龅牙妹意味深长的说:哦,我说呢!

    包斩问道:怎么,你也认识一个叫萧净的人?

    龅牙妹摆手说:不认识。

    卧底侦查工作僵持不下,画龙每天吃水煮白菜睡地铺有些不耐烦了,就在三人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得知了一条重要消息。每到月末,该传销体系中业务组长级别的人都会举行表彰会议。会场在一栋两层的小楼,因为画龙三人都没有达到组长级别,所以一直没有暗访机会。画龙承诺会在近期发展十几名下线人员,苗主任同意带画龙三人前去学习交流。

    会场气氛极其热烈,用疯狂来形容毫不为过,几名业绩优秀的组长身穿西装,胸戴大红花,一名经理级别的人向他们发放奖金,现场掌声如雷,每个人都面带如梦似幻的笑容。

    一名传销人员上前拍照,画龙和胡远晴只觉得毛骨悚然,他们认出那人手中的相机就是蓉城市公安局法医鉴定中心丢失的那部相机。

    包斩在卫生间里也发现了大量血迹,尽管做过清理,但在勘验仪器下依旧清晰可辨。

    现场的人数大概有五十多名,死者萧净身中五十多刀,这种巧合使人产生一个可怕的想法,难道这些疯狂的人就是杀人凶手?

    画龙对包斩悄声说:赶紧去报警,多喊一些人来。

    然而,警察还没到来之前,表彰会议已经结束,一些传销人员准备离开,画龙和胡远晴急忙守住门口,画龙喊道:谁也不许走。

    苗主任说:你一个小小业务员,你疯了啊。

    画龙说:干你们所有人的妈,老子是警察。

    传销人员一阵骚乱,有人想要跳窗逃走,但是窗户有栅栏,更多的人向画龙和胡远晴冲了过来。

    胡远晴看了画龙一眼,握拳说道:上次比武,我们没分出胜负,这次,我们比赛看谁打倒的人多。

    画龙说:要是我赢了呢?

    胡远晴说:你赢了,我就嫁给你,你输了,就得娶我。

上一页 《十宗罪5》 下一页
line
  书坊世界杯外围投注官网 世界杯外围投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