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世界杯外围投注->《后宫·如懿传5》->正文

第十七章 绕颈

    如懿的生产是在十二月二十一日的丑时一刻开始发作的.与往常不同,除了接生的嬷嬷和太医伴随在侧,连钦天监的监正与监副也守在偏殿,候着星象所昭示的祥瑞之胎的诞临。

    冬夜深寒,皇帝坐在偏殿,听着如懿痛楚的呻吟声,连连搓手不己,急道:“朕不便进产房,你去唤个嬷嬷来问问,是什么缘故,怎么还没动静?”

    海兰一脸焦灼,一时按捺不住,陪着皇帝道:“皇上,要不臣妾进去瞧瞧?”

    皇帝的口吻不安且不耐,道:“这话你方才就问过,接生嬷嬷们说孩子的胎位不大好,不容易生,其他并无大碍.人多反而手杂,朕才不让你进去的。”

    李玉看出皇帝的焦急与担心,忙劝道:“皇上安心,皇后娘娘己经生产过两次,这次不会有碍,一定会顺顺利利生下一个小阿哥的。”

    钦天监监正忙赔笑道:“李公公所言甚是。皇后娘娘胎气发动的时候也是个上上吉时呢。微臣已经算过,只要在日中前后出生,那么皇后娘娘这一胎无论男女,一定贵不可言。”

    皇帝长嘘一口气,稍稍轻松几分:“若是公主便罢,朕便立即封为固伦公主.若是皇子,朕连名字都想好了,便叫永璟,取玉之华彩之意.”

    钦天监监正连连道,“璟,玉光彩也。皇子行永字辈,公主行璟字辈,皇上取此名,可见重视。且皇后娘娘怀上此胎之时,紫微星华光闪耀,皇上取此佳名,真是最合适不过了。”

    天色将明时分,如懿的呻吟声随着一声痛厉的呼叫戛然而止.皇帝有过几多子女,听到这一声痛呼,便知是要生了。然而期待中的儿啼声并未响起,只是一片难堪的静默。

    监正听得声音征了怔:“这是生了么?这么快?可还没到日中时分啊!”

    李玉伸长了脖子向外探去,轻声道:“听这声音像是生了呀?怎么还没儿啼声呢?”

    他的话音未落,隐约有几声惊惶的低呼响起,海兰心里微微一沉,不知怎的,便觉得周身寒浸浸的,像是外头的寒气透骨通进.可是殿内,分明是红恰箩炭烧得滚热,入置三春啊!

    偏殿的门骤然被推开,接生的嬷嬷和太医们跌跌撞撞进来,哭丧着脸道:“皇上恕罪!皇上恕罪啊!”

    皇帝的脸色倏然如寒霜冻结,厉声道:“怎么了?是不是皇后不好?”

    为首的正是田嬷嬷,她吓得瑟瑟发抖,回禀道:“回皇上的话.皇后娘娘产下了一个小阿哥。”皇帝神色一松,尚来不及迸出一个笑容,田嬷嬷又道:“可是小阿哥才离了娘胎,就没了气息,已经离世了。”

    皇帝大惊之下踉跄几步,跌坐在紫檀座椅之中.海兰急得脸色大变,顿足道:“那皇后娘娘呢?皇后娘娘如何?”

    江与彬跪在地上道:“皇后娘娘因为生产时用力过度,气竭昏厥。微臣已经给娘娘服下山参汤,静养片刻就会好的。”

    皇帝的声音有些发颤,目光在殿中搜寻不断:“小阿哥,朕的小阿哥呢?”

    菱枝抱了一个小小的襁褓在怀,含泪上前道:“皇上,小阿哥在此,只是无缘了。”

    皇帝的手微微发抖,想要去掀开盖着孩子面容的白绢,却无论如何也拈不住那白绢。到底是海兰忍不住,掀起白绢望了一眼,孩子已经被擦洗干净了,面颊青紫发黑,双眼紧闭,显然是被脐带勒住活活窒息而死.

    海兰眼中一热,泪水潸潸滚落。她用力捂着嘴,不让哭声从指缝间溢出,勉力道:“好好抱下去吧。”

    皇帝看了孩子一眼,目光如被烈风扑灭了的火苗,颤颤巍巍,已忍不住落下泪来。他的气息像哽在喉头一般,抽搐着道:“小阿哥怎会如此?

    一众接生嬷嬷吓得筛糠似的乱抖,如何说得出话来。还是江与彬忍了泪道:“皇上,小阿哥一出生便没了气息。嬷嬷们抱出来时微臣查看过,是脐带绕在了小阿哥的脖子上,足足绕了三圈,才使得小阿哥窒息而死。”

    海兰的心口像是被巨石死死压住,压得喘不过气来。她的脑中一片混沌,脸色难看极了,半晌才说得出话来,厉声道:“按着规矩,后妃生产之时太医都是候在外头以备不时之需,只有接生嬷嬷们可以守在身边,当时到底是谁接生的?说!”

    海兰一向温和静默,即便协理六宫,也是宽和待下,何曾有过如此声色俱厉的时候。后头跪着的一个接生嬷嬷道:“奴婢等六人为皇后娘娘接生。但从皇后娘娘体内接出小阿哥的,唯有田嬷嬷一人.因为田嬷嬷是奴婢等人中伺候各宫小主生产最多的,资历最深,经验也老到,所以这最难的事,都由田嬷嬷亲力亲为。”

    田嬷嬷一脸惊恐不安:“皇上,皇上,奴婢伺候皇上与先帝两朝的后宫嫔妃生产,这样的事也是第一次见到。奴牌实在惶恐。”她汗如雨下,拼命磕头不已,“皇上恕罪,皇上恕罪啊!”

    海兰的嘴唇哆嗦着,喝道:“小阿哥在皇后腹中一直安好,胎动如常,只是胎位稍稍不正而已,怎会在离开母体之时才发现脐带绕颈没了气息?”

    田嬷嬷的汗水滴落在地上,洇出油腻腻的水光。她惶然道:“回愉妃娘娘的话,妇人生产,本就形同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皇后娘娘年近四十,身体自然不如

    年轻时适合养育.且,且有五公主夭折之事伤怀,所以影响小阿哥也未可知.”

    另一接生嬷嬷亦道:“皇上,愉妃娘娘,孩子在母腹中,本来一切就只凭太医脉象诊断判定是否安好。然而生产之事险之又险,什么事都会发生,小阿哥的胎位又不太正,这样的事在民间也是常见,所以,所以…”

    她话音未落,皇帝一样瞥见立在一旁的钦天监监正,立刻飞起一脚踹向他身上,那监正如何敢躲避,生生受了这一脚,滚落地上。

    皇帝双目通红,既怒且伤心,道:“你们不是说皇后这一胎怀的是祥瑞之子,上承天心,下安宗兆,还说紫微星泛出紫光,是祥瑞之兆!如今看来,全是一派胡言!”

    那监正连滚带爬地跪起来,匍匐在地,磕头如捣蒜:“皇上!皇上!微臣夜观星象,不敢胡言啊!且微臣也说了,阿哥在日中前后出生是最吉祥的.至于为何绕颈而死,微臣,微臣也不知为何会如此?”他痛得龇牙咧嘴,却实在不敢痛呼出声,只得咬着牙道,“皇上要责罚,微臣自甘领受。只是微臣也不知为何如此,但求死个明白。”他磕了个头道,“皇上,微臣请问皇后娘娘生辰何时?”

    皇帝气得脸色铁青,如何说得出话来,扬了扬下巴。李玉会意,便道:“皇后娘娘的生辰是戊戌年二月初十日酉时三刻.你这样卑贱的奴才,能知道皇后娘娘的生辰,也算死而无憾了。”

    监正掰着指头,眉心紧锁,算了片刻道:“皇上,皇后娘娘是戊戌年所生,生肖为狗。而今年是乙亥年,生肖为猪。流年对冲,以生肖大者为胜,生肖小者非死即伤。”他看了看窗外天色,又道,“此刻正是卯时二刻,天色欲明未明,皇后娘娘生辰是酉时三刻,正是日暮时分,二者也是相冲.本来皇子属阳,若能在日中时分出生,便会贵不可言。可从皇后娘娘的生辰来看,命相极阴,才克住了小阿哥在此时出生,结果断了性命啊!”

    海兰未等听完,己经勃然大怒.她气得浑身乱颤,发髻间的珠花钗珞玎玲作响:“小阿哥未生之时,你极尽阿谀,言说祥瑞.小阿哥出生夭折,便将一切都推脱到皇后娘娘身上。”她直挺挺跪下:“皇上,臣妾恳请皇上治钦天监监正妄言犯上之罪。”

    那监正吓得伏在地上不敢起身:”皇上,皇上,微臣不敢妄言.恕微臣狂狂妄,五公主被疯犬咬伤而死,也正是因为皇后娘娘命相极阴,才招来犬患,从而累及在旁的忻妃娘娘和六公主啊!”

    海兰惊怒交加,转首怒叱道:“你胆敢污蔑皇后!简直罪该万死!”

    皇帝的面色变了又变,两颊边的肌肉微微抽搐着,仿佛有惊涛骇浪在他的皮肉之下起伏而过。良久的静默,几乎能听到众人面上的冷汗一滴滴滑落于地的声响。火盆里的炭火熊熊地燃着,一芒一芒的火星灼烧了人的眼睛,偶尔“哔啵”一声轻响,几乎能惊了人的心腑。

    皇帝的声音极轻,像是疲倦极了,连那一字一句,都是极吃力才能吐出:“十三阿哥赐名永璟,乃朕嫡子,朕心所爱.然天不假年,未能全父子缘分.追赠十三阿哥为悼瑞皇子,随葬端惫太子园寝。”他顿一顿,“一众接生人等,照料皇后生产不力,一律出宫,永不再用。钦天监监正,妄言乱上,污蔑皇后,革职,杖毙.”他说罢,遽然起身离去,衣袍带起的风拂到海兰面上,她无端端一凛,只觉拂面生寒。

    海兰膝行两步,跟上皇帝道:“皇上不去看看皇后娘娘么?”

    皇帝的脸对着殿外熹微的晨光,唯余身后一片暗影,将海兰团团笼罩:“皇后生产辛苦,愉妃好好陪陪她吧,也叫江与彬好生照料.联累了,且去歇一歇.十三阿哥的事,你缓缓告诉她吧.”

    海兰还要再说,一阵冷风卷着雪子飕飕扑上身来。半晌,人都散尽了,连江与彬都赶去了如懿殿中伺候。她木然地站在殿门前,身子无力地倚靠在阔大的殿门上,任由生硬的檀木雕花生生地硌着自己裸露的手腕,浑然不觉痛楚.

    叶心赶忙扶住她道:“小主,您别站在风口上,仔细伤了身子。”

    海兰吃力地摇摇头:“姐姐又一个孩子没了,这样不明不白地,不知姐姐知道了,会伤心到何种境地。”

    叶心将一个画珐琅三阳开泰纹手炉塞到她手里,替她暖上了,道:“小主关心皇后娘娘也得留心自己的身子啊,否则还有谁能陪着皇后娘娘劝慰呢?往后的日子,还靠小主呢。”

    海兰望着外头雪子纷扬洒落,那一丁一丁细白冷硬的雪子落在殿外的青石地上,敲打出“咝咝”的响声.那雪白一色看得久了,仿佛是钻到了自己的眼底,一星一星的冷,冷得连满心的酸楚亦不能化作热泪流出。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雪白而模糊的视线里终于有旁人闯入,那是闻讯匆匆赶来的绿筠和忻妃。

    忻妃尚未来得及走近,已经满脸是泪,泣道:“为什么保不住?为什么都保不住?”

    绿筠连忙按下她的手,劝慰道:“忻妃妹妹,这个时候别只顾着自己伤心了。”她四下张望一转,忙问海兰:“皇上就这么走了?”

    海兰默默点头:“只叫我陪着皇后娘娘。”

    绿筠本就憔悴见老,一急之下皱纹更深:“皇后娘娘还不知道吧?若是知道了,可这么好呢?”她似乎有些胆怯,然而见周遭并无旁人,还是说道,“皇上不在,可不大好啊!”

    忻妃雪白的牙齿咬在薄薄的红唇上,印出一排深深的齿痕:“皇后娘娘痛失小阿哥,还要被钦天监的人低毁,那监正死了也是活该!”

    绿筠闻言,呆了片刻,念了句“阿弥陀佛”,轻声道:“皇上杀了钦天监的人,怕是不会信他们的胡言乱语了吧?”

    海兰不知该如何应答,只是抬起满是忧惧的眼,深深看着绿筠,道:“十三阿哥一出娘胎就天折了,皇后娘娘伤心疲惫,恐怕无力照管十三阿哥的丧仪.姐姐位分尊贵,乃群妃之首,十三阿哥丧仪之事,就都有劳姐姐了.”

    绿筠连连颔首,拭去眼角泪痕:“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能做的也唯有这些了,一定会尽心尽力。”

    三人正自商议,只见小宫女菱枝过来请道:“三位小主,皇后娘娘醒了。”

    菱枝为难地咬一咬唇,海兰会意:“你且下去,咱们去瞧瞧皇后娘娘。”

    一踏入寝殿内,四周的火盆都燃得旺旺的,让人如入三春之境.殿中己经收拾了一遍,原本备着的婴儿的摇床衣物都己被挪走了,连产房中本会有的血腥气也被浓浓的苏合香掩了过去。

    如懿已经醒转过来,身体尚不能大动弹,眼眸却在四下里搜寻,见得海兰进来,忙急急仰起身来道:“海兰!海兰,我的孩子呢?孩子去了哪里?”

    宫人们都静静避在殿外,连江与彬也躲出去熬药了,唯有容佩守在床边,默默垂泪不已。如懿焦急地拍着床沿,苍白的两颊泛着异样的潮红:“皇上呢?皇上怎么也不在?我问容佩,她竞像是疯魔了,什么也不说!”

    海兰分明是能看出如懿眼底的惊恐,她汗湿的发梢粘腻在鬓边和额头,一袭暗红的寝衣是残血般的颜色,衬得她的面色越发显出有衰老悄然而至的底色。她的皮肉有些许松弛的痕迹,她的眼角有了细细的纹,当然,不细看是永远看不见的。她的青丝,失去了往日华彩般的墨色,有衰草寒烟的脆与薄。但她还是自己的姐姐,彼此依靠的人。

    心意电转的瞬间,滚烫的泪水逆流而至心底。海兰定了定神,缓缓道:“姐姐,小阿哥与你缘分太浅,已经走了。”

    绿筠急得连连跺足,在后轻声道:“愉妃,你一向最得体,怎么也不缓缓说。说得怎么急,也不怕皇后娘娘伤心!”

    如懿的瞳孔倏然睁大,枯焦而煞白的双唇不自禁地颤抖着:“你说什么?”

    忻妃不忍再听下去,掩面低低吸泣.海兰望着如懿,神色平静得如风雨即将到来前的大海,一痕波澜也未兴起:“姐姐,孩子一离开你的身体就没了气息。脐带在脖子上绕了三圈,谁也救不得他!”

    如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死死地盯着海兰,目光几欲噬人。那颤抖像是会传染一般,从她的唇蔓延到她的身体,剧烈地、无法控制地颤抖着。她拼尽了全力,才发出含糊不清的几个字节。海兰努力地分辨着,才勉强听清楚,那是如懿在唤:“孩子,我的孩子!”

    痛不欲生,真真是痛不欲生!如懿只觉得从五脏六腑中涌出一股撕裂的疼痛,随着每一口活着的喘息,蔓延到四肢百骸,蔓延到整个灵魂,掏肺剜心,排山倒海。

    她所呼出的热气,所吸进的微寒的空气,仿佛两把尖锐的锋刃,狠狠剖开她的身体,一刀一刀清晰地划动。

    海兰原以为如懿会大哭,会崩溃,会声嘶力竭,然而如懿极力地克制着,连泪也未曾落下,只是以绝望的眼无助地寻找:“让我看他一眼,我的孩子,让我看他一眼。”

    绿筠缓步上前,忍着泪道:“皇后娘娘,未免您伤心,皇上己经吩咐送了十三阿哥出去,让您不必见了。您,您节哀吧。”

    如懿缓缓地摇着头,一下,又一下,每一下都像是拼尽了全力一般,沙哑着喉咙道:“不!不!他在我腹中十月,每一天我都感知到他的存在,怎么会没了?就这样没了?我不信,我不信我千辛万苦生下的孩子,会就这么弃我而去!我不信!”她死死地抓着海兰的手臂,眸中闪着近乎疯狂的光芒,“钦天监不是说我的孩子是祥瑞之胎,贵不可言么?我的孩子怎么会死?不会的!不会的!”

    忻妃触动不已,伏在如懿床边,凄然落泪道:“皇后娘娘,钦天监的舌头反复不定,一会儿说您的孩子贵不可言,一会儿又说是您的生辰八字与十三阿哥相冲,克死了阿哥!他们的话听不得的!”她的泪汹涌而落,勾起痛失爱女的伤心,“皇后娘娘,十三阿哥走了,您不见也好.多看一眼,只是多添一份伤心罢了。臣妾当日眼睁睁看着六公主走了,那种锥心之痛,不如不见。”

    绿筠见忻妃如此伤怀,只怕她勾起如懿更深沉的痛,只得扯过了她,对着海兰道:“愉妃妹妹,忻妃如此伤心,不宜在这儿劝解皇后娘娘,我还是先陪她回去。”

    海兰微微领首,示意容佩送了出去.

    殿中再无他人.如懿颓然仰面倒在榻上,眼中的泪水恣肆流下,却无一点儿哭声.海兰静静坐在她身边,拿着绢子不停地替她擦着眼角潸潸不绝的泪,浑然不觉那是一件徒劳无功的事。

    如懿的眼无神地盯着帐顶,樱红的连珠帐上密密缀着米拉大的雪珠,闪着晶莹的微光.底下是“和合童子”的花样,两个活泼可爱、长发披肩的孩童,或手持荷花,或手捧圆盒,盒中飞出五只蝙蝠,憨态可掬,十分惹人喜爱,正是得子的喜兆.连被褥床帐上都是天竺、牡丹、瓜瓞和长春花的图案,一天一地地铺展开来,是瓜瓞绵绵、福泽长远的好意头.那样喧闹热烈的颜色,此刻却衬出如懿的面容如冷寒的碎雪,被尘烟的黯灰覆盖。

    如懿的声音像是从邈远的天际传来,幽幽晃晃:“海兰,这是我的报应。”

    海兰柔声道:“姐姐,孩子己经没了,您的身子却还是要的.胡思乱想,只会更伤身伤心。”

    如懿并不看她,只是痴痴喃喃道:“真的.海兰,这是我的报应.哪怕不是我自己动手,也是我害死了孝贤皇后的二阿哥和七阿哥.我害了旁人的孩子,所以如今也轮到我自己了一命抵一命,我的璟兕和十三阿哥也没有了。”

    海兰的眼底闪过一丝锐色,紧紧握住如懿的手臂道:“姐姐,一个孩子没了而已,再生就是了!哪怕不能生了,咱们还有永琪和永璂呢!若论报应,我一点儿也不信!宫中双手染上血腥的人还少么?说句不怕忌讳的话,太后娘娘如今稳居慈宁宫,当年也不知是如何杀伐决断呢?若有他日身为太后来做报应,姐姐有什么可害怕的?”她的神色愈加坚定,仿佛逆风伏倒的劲草,风过又屹屹而立,“若真有下地狱的劫数报应,我总和姐姐一起就是了!”

    如懿无声的啜泣,泪一滴滴从腮边滑过,带着滚烫的灼烧过的气息,仿佛皮肤也因此散出焦裂的疼痛:“海兰,钦天监的人说是我克死了我的孩子,是不是?”

    海蓝冷冷道:“这样说的那个人,已经被杖毙了。长着这样的舌头,千刀万剐也不足惜。”

    如懿的脸带着茫然的痛楚:“孩子没有了,难道怪我么?皇上一向对钦天监的话深信不疑,他一定是听进去了,是不是?”

    海兰怔了一怔,旋即道:“姐姐,杀钦天监监正的旨意,正是出自于皇上。皇上不会相信的。”

    如懿的神情苦涩得如吞了一枚黄连:“杀了钦天监监正,不代表皇上不信这些话。否则,此刻他怎会撇下我一人在此。”

    海兰的眉眼间尽是痛惜之色,紧紧握住她冰凉而潮湿的手心:“姐姐,既然知道只有自己一个人,那就更不能只是一味伤心。”

    如懿的软弱只在一瞬,旋即回过神来,用力擦去腮边泪痕,疑道:“海兰,我的孩子日日在腹中胎动如常,太医也说安然无事,怎会突然脐带绕颈而死?”

    二人正自说话,江与彬端了一碗汤药走进,恭声道:“皇后娘娘,这是安神补血的汤药,您尽快服下吧。”

    如懿仰起身,迫视着他道:“江与彬,本宫怀胎十月,你日日诊脉,孩子是否一直无恙?”

    江与彬朗然道:“娘娘有孕之时安稳无碍,微臣一切都可以担保.”他犹疑,“但是生产之事,微臣虽然参与,但只能候在屏风之外,并不能走近,所以…”

    如懿疑心更重:“所以只在接生嬷嬷身上,是不是?”

    江与彬只得道:“是。”

    海兰秀眉微蹙:“生产之事生死一线,姐姐是疑心接生嬷嬷对孩子动了手脚?您是中宫皇后,他们可是不要命了?且这件事若真查得出蹊跷也罢,若查不出什么,只怕皇上和太后还要怪姐姐不肯安分。”

    “她们不是不要命,只看她们自己。”如懿紧紧捂着胸口,竭力平复气息,“这件事不查问透彻,本宫总是不能甘心!璟兕已经不明不白死了,十三阿哥不能再这般死得不明不白。无论如何,必得细细去查。若真的天意如此,本宫也无话可说了!”

上一页 《后宫·如懿传5》 下一页
世界杯外围投注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