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作家----华人作家----外国作家----校园作家----言情作家(网络)----武侠作家----网络作家----推理作家----科幻作家----恐怖灵异作家----韩国作家
  世界杯外围投注->《后宫·如懿传5》->正文

第五章 黄鹄歌

    绿筠喜不自禁,再三谢过,目送了如懿离开。

    行至半路时,如懿惦念着永琪仍在尚书房苦读,便转道先去看他。尚书房庭院中桐荫静碧,朗朗读书声声声入耳。

    “北路古来难,年光独认寒。朔云侵鬓起,边月向眉残。芦井寻沙到,花门度碛看。薰风一万里,来处是长安。”

    如懿含了一抹会心的笑意,走近几步,行至书房窗边,凝神细听着越来越清晰的读书声。

    容珮低声问;“皇后娘娘不进去么?”

    如懿轻轻摆手,继续伫立,倚窗听着永琪的声音。里头稍稍停顿,以无限唏嘘的口吻,复又诵读另一首诗。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穹庐为室兮旃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

    听罢,如懿默思一阵,似是触动,才命容珮道:“去看看吧。”

    容珮扶了如懿的手进去,满室书香中,永琪孑然立于西窗梧桐影下。永琪见她来了,忙上前亲热地唤道:“皇额娘。”

    如懿环顾四周,唯见书壁磊落,便问:“只有你一人在么?其他阿哥呢?”

    永琪娓娓道来:“三哥和六弟回纯娘娘宫中了。四哥这几日心绪不定,无心读书,一直没来尚书房。八弟年幼贪玩,四哥不来,他自然也不肯来了。”

    如懿替永琪理一理衣领,含笑道:“旁人怎样你不必管,自己好好读书就是。”

    永琪有些兴奋,眼中明亮有光:“皇额娘,昨日皇阿玛召见儿臣了。”

    如懿颔首:“你皇阿玛可是问了你关于准噶尔之事?”

    永琪连连点头,好奇道:“皇额娘如何得知?是皇阿玛告诉您的吗?”

    如懿笑着在窗边坐下:“你读的这些诗虽未直言边塞事,却句句事关边塞事。皇额娘才隐约猜到。”她停了停,“那你皇阿玛是什么意思?你又如何应答?”

    永琪眼中的兴奋之色退却,换上一副少年老成的语气:“儿臣年少懵懂,能有什么意思?自然以皇阿玛的训示为上。”

    如懿油然而生一股欢喜。皇帝自然是喜欢有主见的儿子,可太有主见了,他也未必喜欢,反生忌惮。永琪善于察言观色,能以皇帝马首是瞻,自然是万全之策。如懿欣慰道:“那你皇阿玛怎么说?”

    永琪道:“皇阿玛十分思念远嫁的亲妹,儿臣的姑母端淑长公主。”

    只一言,如懿完全了然:“你方才念的第一首诗,是杨巨源的《送太和公主和藩》。唐宪宗女封太和公主,远嫁回鹘崇德可汗。”

    永琪微微思忖:“比起终身远嫁不得归国的王昭君与刘细君,太和公主远嫁二十年后,在唐武宗年间归国,也算幸运了。”

    “所以你读细君公主的《黄鹄歌》时会这般伤感。”如懿伸手抚摸永琪的额头,“你也在可怜你的端淑姑母,是不是?”

    永琪的伤感如漩涡般在面上一瞬而过,旋即坚定道:“但愿公主远嫁在我朝是最后一次。儿臣有生之年,不希望再看到任何一位公主远离京城。儿臣更希望五妹妹嫁得好郎君,与皇额娘朝夕可见,以全孝道。所以儿臣已经向皇阿玛言说,当年端淑姑母远嫁准噶尔多尔札已是为难,为保大清安定再嫁达瓦齐更是不易。如今达瓦齐既然不思姻亲之德,如此不驯,皇阿玛也不必再姑息了。不如请端淑姑母还朝便是。”

    永琪的话既是恳请,也是情势所在。皇帝对达瓦齐的姑息,一则是因为达瓦齐在准噶尔颇有人望,他若驯顺,则准噶尔安定,反之他若不驯,准噶尔便更难掌控,更会与蠢蠢欲动的天山寒部沆瀣一气,皇帝势必不能容忍;二则自杜尔伯特部车凌归附,皇帝更是如虎添翼,得了一股深知准噶尔情势的力量;三则太后对端淑长公主再嫁之事耿耿于怀,常以母女不能相见为憾事,皇帝此举,也是缓和与太后的关系。这样一箭三雕的妙事,可见对准噶尔用兵,势在必行。

    如懿的心被永琪的这句话深深感动:“好孩子,你的愿望令皇额娘甚是欣慰。”她握住永琪的手,“从前惹你皇阿玛生气的话是为了保全自己,免得成为永珹母子的眼中钉,成了出头椽子。如今永珹眼见是被你皇阿玛厌弃了,是该到你崭露头角的时候了。”

    永琪仰着脸,露出深深的依赖与信任:“皇额娘,当初儿臣故意说那句话给四哥听见,惹皇阿玛生气,但得皇阿奶欢心。如今达瓦齐无礼在先,儿臣对准噶尔的态度转变,顺着皇阿玛说,为接端淑姑母成全皇阿奶的母女之情,更为大清安定才对准噶尔佣兵,皇阿玛自然欢喜。”

    如懿深深欢悦,永琪自然是她与愉妃悉心调教长大,然而十三岁的永琪,已经展露出她们所未能预期的才具。幼聪慧学,博学多才,习马步射,武技俱精。不仅娴习满、蒙、汉三语,更熟谙天文、地理、历算。尤其精于书法绘画,所书八线法手卷,甚为精密。然而才学事小,更难得的是他心思缜密,善于揣摩人心,真真是一个极难得的能如鱼得水的孩子。

    如懿这般想着,不免升起一腔慈母心怀:“有你这般心思,也不枉本宫与你额娘苦心多年了。”她殷殷嘱咐,“好好去陪你额娘,这些日子她可为你担足了心思。”

    永琪爽朗笑道:“额娘一开始是担心,但时日久了,又与皇额娘知心多年,多少猜到了几分,如今也好了。”他忽然郑重了神色,一揖到底,“儿臣多承皇额娘关怀,心中感念。额娘出身克里也特使小族,家中人丁凋零,仅有的亲眷也是来讨嫌的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只会叫额娘烦心的。幸好宫里还有皇额娘庇护,否则儿臣一介庶子,额娘又无宠,真不知会到如何田地去。”

    如懿叹口气,爱怜地看着他:“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偏生这样多心。什么庶子不庶子的话,都是旁人在背后的议论,你何苦听进去这般挂心。只要你自己争气,哪怕你额娘无宠,自然也会母以子贵。”

    永琪尚显稚嫩的脸上含着感激的神色,郑重其事地点头:“儿臣都听皇额娘的。”

    如懿回到宫中,因着心中欢喜,看着秋色撩人,便起了兴致,命宫女们往庭院中采集新开的金桂,预备酿下桂花酒。永璂在旁看着热闹,也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想要参与其中。

    容珮看着众人欢欢喜喜地忙碌,一壁哄着永璂,一壁趁人不备低声向如懿道:“娘娘倒是真疼五阿哥,五阿哥有愉妃小主心疼,又有娘娘庇护,真是好福气。看如今这个样子,四阿哥是不成了,不知道太子之位会不会轮到五阿哥呢?”

    容珮嘴上这般说,眼睛却直觑着如懿。如懿折了一枝金桂在鼻端轻嗅,道:“永璂年幼,哪怕皇上要立他为太子,也总得等他年长些才是。可要等到永璂年长,那还得多少年数?夜长梦多,比永璂年长的那些阿哥,哪个是好相与的?一个个处心积虑,都盯着太子之位呢。与其如此,被别人争了先,还不如让永琪占住了位子。”

    容珮有些把握不定:“占住了位子,还留得住给十二阿哥吗?到底,十二阿哥才是娘娘亲生的啊。从前的大阿哥虽然也得娘娘抚育几年,到底还是变了心性,五阿哥他…”

    “永璜要为自己争气,一时用力用心过甚,错了主意也是寻常。到底后来本宫没有在他身边时时提点。至于永琪,海兰与本宫一直同心同德,情如姐妹。若是连海兰都不信,这宫里便没有本宫可以相信的人了。”如懿温然一笑,含了沉沉的稳笃,“容珮,眼睛看得见的不要只在眼前方寸之地,而要考虑长远,是不是永璂登基为新帝不要紧,要紧的是本宫是笃定的母后皇太后!”如懿弯下腰,抱起永璂,笑着逗弄道:“天家富贵难得,皇帝之位更是难坐。好孩子,额娘只要你一辈子平安福贵就好。何必一定要做皇上呢?”

    如懿正逗着怀中的孩子,看着他天真的笑颜,只觉得一身的疲惫皆烟消云散。凌云彻跟在李玉身后,陪着璟兕和乳母们一同进到翊坤宫庭院。只见丛丛桂色之后,如懿的笑颜清澈如林间泉水,他心中不觉一动,好像耳根后头烧着一把灼灼的火,一直随着血脉蔓延下去。

    如懿听得动静,转首见是他们,便淡了笑容道:“有劳李公公了,还特意送了公主回来。”

    李玉知道如懿的心意,便道:“公主是千尊万贵的金枝玉叶,奴才能陪伴公主,是奴才的福分。而且奴才怕自己手脚没力气,乳母们也伺候得不当心,所以特意请了凌大人相陪,一路护送。”

    如懿只看着怀中的永璂,淡淡道:“凌大人辛苦。”

    凌云彻躬身道:“是公主不嫌弃微臣伺候不周。”他再度欠身,“许久没向皇后娘娘请安了。娘娘万福金安。”

    李玉忙道:“方才凌大人来之前,皇上刚下了口谕,晋凌大人为御前一等侍卫。凌大人是该来皇后娘娘请安的。”

    “恭喜凌大人。凌大人尽心侍奉皇上,是该有升迁之喜。容珮,拿本宫的一对玉瓶赏给凌大人。”如懿将永璂递到乳母怀中,转身入了殿内。

    二人跟着如懿一同入了正殿。

    容珮一拍额头道:“李公公,那对玉瓶我不知搁在哪儿了,您帮我一起找找。”

    李玉何等乖觉,答应着便转到里间和容珮一起去寻。如懿侧身在暖阁内的榻上坐下,慢慢剥着一枚红橘道:“你倒是很能干。承德传来这样的消息,虽然没有实指是永珹做的,但皇上既然封赏了你,便是落定了信的是你,疑心了永珹。”

    凌云彻长舒了一口气:“不是微臣能干。蝼蚁尚且偷生,微臣的命虽然卑微,但也不想失了这卑贱性命。”

    如懿的手指沾染上清凉而黏腻的汁液,散发出甜蜜的甘香:“木兰围场的事本宫不管你插手了多少,但你既然是皇上的御前侍卫,得皇上器重,就理应护卫皇上周全。若皇上再有了什么差池,那便是你连自己的脑袋也不要了。”

    凌云彻深深叩首:“微臣谨记皇后娘娘教诲。”

    如懿盯着他,轻声道:“当年木兰围场的事若是有人精心布置,那人便真是心思长远了。”

    凌云彻的目光触上她的视线,并不回避,“微臣当日被罚去木兰围场,本是因为心思鲁直,才会受了他人算计。幸蒙皇上不弃,才能再度侍奉皇上身边,微臣一定尽心尽力,为皇上和皇后娘娘办事,肝脑涂地,万死不辞。”

    如懿听他再三撇清,又述说忠心,心中稍稍安定:“你有本事保得住自己的完全,本宫就可以用你这个有本事的人。反之,再多的忠心也不顶用。所以你凡事保住自己再说。”

    凌云彻心头一热,如浪潮迭起,目光再不能移开。如懿鸦翅般的睫毛微微一垂,落下圆弧般的阴影,只低头专心致志剥着橘子,再不看他。

    这样的静默,仿佛连时间也停住了脚步。外头枝叶疏疏,映着一轮秋阳。她的衣袖轻轻起落,摇曳了长窗中漏进的浅金阳光,牵起幽凉的影。

    他明知道,见她一面是那样难。虽然如懿也会常常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如同嬿婉一样。但他亦只能远远地看着,偶尔欠首示意而已。如何能这般在她面前,隔着这样近的距离,安安静静地听她说话。

    他喉舌发热,好像神志亦远离了自己,脱口道:“皇后娘娘不喜欢的命,微臣可以替皇后娘娘出去。皇后娘娘在意的性命,微臣一定好好替皇后娘娘保全。”

    如懿抬首瞥了他一眼,目光清冷如霜雪,并无半分温度:“你自己说什么话自己要知道分寸,好好管着你的舌头,就像爱惜你自己的性命与前程一样。”她顿一顿,“惢心进宫的时候偶然说起,说你与茂倩的夫妻情分不过尔尔?”

    凌云彻一怔,仿佛有冰雪扑上面颊,凉了他灼热的心意。他只得坦诚道;“微臣忙于宫中戍卫之事,是有些冷落她,让她有了怨言。”

    如懿凝视他片刻:“功名前程固然要紧,但皇上所赐的婚事也不能不谐,你自己有数吧。”说罢,她再不顾他,只是垂首默默,恍若他不在眼前一般。

    容珮与李玉捧着一双玉瓶从里头出来,容珮笑吟吟递到凌云彻手里,道:“凌大人,恭喜了。”

    凌云彻忙收敛心神,再三谢过,才与李玉一同退了出去。

    次日,皇帝下旨以准噶尔内乱之名,命两路进兵取伊犁,征讨达瓦齐。车凌因熟悉准噶尔情形,洞悉军务,被任命为参赞大臣,指挥作战,并征调杜尔伯特不两千士兵参战。同日,皇帝以永珹早已成年之故,出居宫外贝勒府,无事不得入宫,连向生母请安亦不被允准,形同冷落宫外。而玉妍所生的另两子,八阿哥永璇已经六岁,住在阿哥所方便往尚书房读书,而十一阿哥永瑆因为不满三岁,才被允许留在玉妍宫中养育。

    这般安排,分明是嫌弃玉妍教子不善了。

    永珹的事本是莫须有,只在皇帝心中揣度。皇帝并未直接明说,但也再未见过玉妍,连她在养心殿外苦苦跪求了一夜,也不曾理会,只叫李玉扶了她回去静思安养。

    如此,公众顿时安静,再不敢有人轻言太子之事了。

    此时的永琪,如冉冉升起的红日,朝夕随奉皇帝左右,十分恭谨谦和,多半以皇帝之意为己意,又常与三阿哥永璋有商有量,处处尊重这位兄长。待到皇帝问及时,才偶尔提一两句,也在点子上。哪怕得到皇帝赞许也不骄矜,处处合黄帝心意。

    如此这般,绿筠也格外欢喜。虽然永璋早年就被皇帝绝了太子之念,但永琪尊敬兄长,提携幼弟,连着绿筠的日子也好过许多。宫中无人不交口称赞这位五阿哥贤良有德,比昔日骄横的永珹,不知好了多少。

    玉妍与永珹受了如此长大的打击,颜面大伤,一时寂寂无闻。除了必须的合宫陛见,便闭上宫门度日,连晨昏定省也称病不见。然而细细考究,也不是称病,而是真病下了。玉妍生生这般母子分离,一时间心神大损,日夜不安。每每入睡不久,便惊醒大呼,时时觉得有人要加害于她母子。癫狂之时,便直呼是如懿、绿筠、海兰或是嬿婉等人都要害她。如懿连连打发了几拨儿太医去看,都被玉妍赶了出来,皇帝知道后更是生气,亲自派了齐鲁去医治,又开了安神药,却总是效用不大。

    因着害怕有人加害,玉妍命人搜罗了各色各犬豢养在启祥宫,才能安静许多,也不再那么害怕了。如此一来,一时间宫中犬吠连连,闹得合宫不安,烦不胜烦。如懿再四命人去启祥宫驱逐那些狗,然而玉妍大哭大闹,不能成事。

    如懿如何肯与她计较,便丢开不理。倒是忻嫔的性子第一个耐不住,便去向皇帝哭诉,加之嬿婉软言相劝,皇帝便命人将启祥宫中的狗全番驱走,只说是怕惊着了永瑆。玉妍哭闹不休,连连磕头,只说人不如狗忠心,把狗赶走之后自己成日惊惶,怕也不久于世。皇帝无奈,只得留了两条巴儿狗给她赏玩便罢。

    于是宫里的人说起来,都说玉妍和永珹是结交外臣谋夺太子之位被皇帝知晓,才骤然失宠。玉妍也因此发了失心疯。

    再见到皇帝时,已是两日后了。如懿往太后处请安,却见太后愁容满面,正为准噶尔之事而忧心忡忡。

    如懿想来想去有些不安,便往养心殿里去。秋日的阳光落在养心殿的澄金地砖上有明晃晃的光影,如置身于金灿浮波之内。

    皇帝颀长的背影背对着她,面对着一幅巨大的江山万里图,出身不已。如懿缓步走近,柔声道:“皇上恨不能以目光为剑,直刺准噶尔,是不是?”

    皇帝的专注里有肃杀的气息:“朕忍得太久了。从端淑远嫁准噶尔那一日起,朕就在想,有朝一日,可以不用再遣嫁皇女了。所以让端淑再次改嫁达瓦齐的时候,太后责怪朕,嫔妃劝朕。但只有朕自己知道有多为难,有多无奈。端淑是长公主,也是朕的妹妹,可是朕不能不暂且忍耐一时,等待更好的时机。如今杜尔伯特部归来,准噶尔人心浮动,朕终于等到这个时候了。”

    如懿心中触动,她知道的,她选的这个人,从来不是一味隐忍不图来日的人。

    如懿满心喜悦,欠身道:“恭喜皇上,终于等到这一日。臣妾万幸,能与皇上一同等到这一日。”

    皇帝盯着江山万里图上准噶尔那一块,以朱笔一掷,勾画出凌厉的锋芒。他不掩踌躇满志之情,长叹入啸,胸怀舒然:“朕隐忍多年,舍出亲妹的一段姻缘,如今终于能扬眉吐气,直取楼兰!”

    如懿婉声道:“能有这一日,端淑长公主终于可以归来,她一定也很高兴。母女团聚,太后多年郁结,也可欣慰少许了。只是…”她觑着皇帝被日光拂耀的清俊面庞,轻声说出自己的担忧,“可是端淑长公主虽然嫁给达瓦齐,但我朝军马攻向准噶尔,乱军之中本就危险万分,若达瓦齐恼羞成怒意挟持公主,或欲杀了公主泄愤,那么…”

    她的话语尚未完全说出口,已听得殿外太后含怒的声响。她老迈而微带嘶哑的声音随着龙头拐杖的凿地声怆然入耳:“皇帝,皇帝,哀家召唤你来慈宁宫,你一直迁延不肯前来。好!你既然不肯来,那么哀家来求见你,你为何又避而不见?”

    李玉的声音惊惶而焦灼,道;“太后娘娘,皇上正忙于国事,实在无暇见您!”

    “无暇见哀家?难道陪着自己的皇后,便是国事了么?”

    如懿这才想起,自己前来养心殿,辇轿自然就在养心殿外停着,才受了太后如此言语。如懿顿时大窘,忙跪下道:“皇上,臣妾疏忽,让臣妾出去向太后请罪吧。”

    皇帝神色冷肃,伸手扶起她,微微摇了摇头。他的面庞映着长窗上“六合同春”的吉祥如意的花纹,那样好的口彩,填金朱漆的纹样,怎么看都是欢喜。可是一窗相隔,外头却是太后焦痛不已的慈母之心。

    皇帝的神色在光影的照拂下明暗不定。如懿见他如此,越发不敢多言,只得屏息静气立在皇帝身旁。

    “皇后与皇帝真是同心同德,长公主陷于危难之中而不顾,哀家求见却闭门不见,真是一对好夫妻啊!”

    太后说得太急,不觉呛了一口气,连连咳嗽不已。福珈惊呼道:“太后,太后,您怎么了?”

    李玉吓得带了哭腔:“太后娘娘!您万圣之尊,可要保重啊!”

    “保重?”太后平复了气息,悲愤道,“哀家还保重什么?皇上下令攻打自己的妹婿,达瓦齐是乱臣贼子,哀家无话可说,可是端淑是皇帝亲妹,身在乱军之中,皇帝也不顾及她的性命么?”

    李玉的磕头声砰砰作响:“太后娘娘,皇上善于用兵,前线的军士都会以保护长公主为先的!您安心回慈宁宫吧?”

    “回慈宁宫?等着收哀家女儿的尸首么?”太后冷笑道,“刀剑无眼,何况准噶尔蛮夷,若是挟持长公主,只怕皇帝也不会顾惜吧?”

    皇帝再听不下去,他深吸一口气,豁然打开殿门,跪下身道:“皇额娘,您身为太后之尊,自然明白社稷重于一切。不是儿子舍出了皇妹,是社稷舍出了皇妹。”他郑重地磕了个头,目光沉静如琥珀,一丝不为所动,“但请皇额娘回宫安养,以免动摇军心,让前线将士有所顾虑,不能全心全意平定准噶尔,带回端淑。”

    如懿跪在皇帝身后,听得这一句,心头一颤,如坠寒冰之中,不自觉地抬起头去看太后。太后身体微微一晃,踉跄几步,仰面悲怆笑道:“好儿子,果然是哀家教出的好儿子,懂得来逼迫哀家了。”她的伤感与软弱不过一瞬,便狠狠拿龙头拐杖支撑住自己的身体,冷下脸道,“哀家来求你,是要你顾及母子兄妹的情分。既然皇帝撂下这句话来,那好,哀家就回慈宁宫静养,日日诵经念佛,求佛祖保佑皇帝一切遂心,那么皇帝也能怜悯哀家的端淑,保她完全!”

    太后说罢,扶住福珈的手缓缓步下台阶。如懿看着太后的背影,华服之下,她的脚步分明有些摇晃,再不是记忆中那泰山崩于眼前而不乱的深宫贵妇了。

上一页 《后宫·如懿传5》 下一页
世界杯外围投注 本站作品收集整理自网络, 版权归属拥有者全权所有, 如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删除 - kikitree#live.com